新闻中心

大变局 炼化行业的6个改变
2018-05-18         

① 炼油能力总体过剩,成品油市场发生显著变化。

      

我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炼油国。2017年,我国炼油总能力达到7.72亿吨/年,约占世界总能力的15.8%,炼油能力过剩约0.63亿吨/年,已处于严重过剩状态。原油加工量5.68亿吨,原油对外依存度66.6%。随着国有企业扩能以及民营企业新建项目的陆续投产,预计“十三五”期间,炼油能力将达到8.82亿吨/年,过剩约1.23亿吨/年,产能过剩将进一步加剧。

      

同时,我国也是全球第一大油品消费国,2017年成品油表观消费量3.25亿吨,其中汽、柴、煤油表观消费量分别为1.23、1.69、0.33亿吨。预计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成品油消费年均增速2.3%,其中汽油消费增速逐渐放缓,柴油消费在2016年已出现下滑,航煤消费量在2030年之前将持续较快增长。

      

② 乙烯及其下游衍生物需求持续增长,高端石化产品市场缺口大。

      

2017年,我国乙烯产能达到2455万吨/年,产量1824万吨,当量消费量约为4250万吨,当量消费缺口2426万吨,消费缺口持续增大。


“十三五”期间,随着新建石化装置陆续投产,乙烯产能年均增速约6.8%,2020年乙烯产能将达到3000万吨/年左右,当量消费量为4800万吨,仍有2000万吨左右的缺口,主要体现在高端石化产品产能严重不足,而中低端合成树脂、合成纤维、合成橡胶产品产能过剩较严重。

 

目前石化产品的结构性问题仍将延续,少部分低端产能过剩但仍在大量进口,而对于市场需求旺盛的高端聚烯烃、高性能合成橡胶及工程塑料等产品,需要通过进口大量的聚乙烯和乙二醇等乙烯下游衍生物来满足市场。

      

③ 炼化产品质量升级加快,清洁化、功能化、高端化需求成为主流。

      

近年来,为改善环境、促进绿色发展,对炼化产品质量要求日趋严格。在成品油质量升级方面,2017年1月,全国已全面供应国V标准车用汽柴油,北京提前实施京VI标准;2017年10月,“2+26”城市也全面实施国VI标准A阶段;2019年全国将全面实施国VI标准A阶段车用汽柴油。

      

在石化产品更新换代方面,功能化、高端化、定制化需求和绿色消费逐渐成为主流。工信部出台的《石化和化学工业发展规划(2016-2020年)》指出,要加快高性能碳纤维及复合材料、特种橡胶、石墨烯等高端产品以及功能性膜材料、新型生物基增塑剂、可降解高分子材料的研发,我国石化产品市场正从注重规模扩张转向质量与规模的同时提升。

      

④ 新能源快速发展以及燃油经济性不断提高,对油品市场逐渐产生冲击。

      

2017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达到79.4万辆、77.7万辆,新能源汽车累计保有量达到180万辆,占全球市场50%以上。按照我国《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》,2020年电动汽车产销量要达到200万辆,2025年占全国汽车产销量达20%以上。尽管目前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比很低,但从长远看其对燃油车替代产生的影响将逐渐增加。

      

从燃油经济性的提高对油品需求影响看,在不考虑电动汽车的情景下,全球油品需求下降70%受燃油经济性的影响。2016年我国乘用车平均燃料消耗量为6.85 L/100 km。按照我国乘用车燃料消耗有关标准,到2020年和2025年将分别降至5.0 L/100 km和4.0 L/100 km左右。总体而言,燃油经济性的不断提高,也将对我国油品市场产生一定的影响,从而冲击传统炼化行业。

      

⑤ 能源生产消费新模式、新业态加快形成,推动炼化行业转型升级。

      

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,带动整个工业创新发展,能源领域呈现出分布式能源、微网、智慧能源等生产消费新模式、新业态。炼化行业则表现为以“互联网+”为特征,智慧加油站、加油站非油营销、油品及石化产品电商销售、充电桩、共享汽车、智能炼化企业等加快发展的新生产/商业模式。例如中国石油、中国石化、中国海油均积极布局智慧加油站,非油品业务实现快速增长,与此同时,油企也在不断加大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力度。

      

⑥ 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等为炼化转型发展带来新机遇。

      

我国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以及京津冀协同发展、长江经济带建设、振兴东北等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实施,为我国炼化行业优化产业布局、加快技术创新和产品结构调整、挖掘新业态与新模式、培育新的效益增长点创造了有利条件,也为炼化行业转型升级、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带来了难得的机遇。